爱优腾之后,中国流媒体是否还有其他可能?

流媒体时代全面到来了!

近日,亚马逊收购好莱坞八大影业公司之一的米高梅,用于支撑其 2010 年成立的 Amazon Studios,以面对自传统制片厂的 Disney+、HBO MAX、Peacock、Paramount+ 等流媒体平台,以及生于互联网的 Netflix、Apple TV+ 的挑战。

像其他行业那样,中国的流媒体发展比美国更快、业态也更丰富。除了成立已十余年的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这些巨头,还有近几年发展壮大的 B 站,以及短视频先锋抖音、快手。

十年来,中国视频生态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形成诸神林立的时局。其中,不乏对标 Netflix、迪士尼的流媒体公司。然而,这些本土巨头陷入了一个普遍亏损的陷阱,越做大亏越多。

诞生于互联网的它们,以用户为商业根基,但从目前来看仅仅依靠用户还不够,需要有更多商业路径真正支撑其健康发展。

那么当前的中国视频生态还有什么可能?依靠腾讯、恒大两巨头,旗下有南瓜电影、儒意影业的恒腾网络 ( HK:00136 ) ,或许能给出一个摆脱发展陷阱的答案。

流媒体又一极

6 月 3 日,恒腾网络(0136.HK)开盘后股价一度涨幅超过 9%。这样的市场表现与一则公告有关。

此前一晚,恒腾网络发布公告称,旗下流媒体平台 " 南瓜电影 "5 月新增注册会员 654.7 万人,新增付费会员 445.4 万人。截至 5 月末,累计注册会员 5527.4 万人,付费订阅用户 2014.7 万人。

2020 年 10 月,恒腾网络宣布收购上线已有六年的南瓜电影。当时,南瓜电影的累计注册会员约 2977.8 万人,付费会员约 432 万人。仅 7 个月后,南瓜电影注册会员数就大增 2549.6 万,增幅达 86%,付费会员更是大增 1582.7 万,增幅接近 4 倍。

注册会员 5527.4 万人,7 个月增长 86%;付费订阅用户 2014.7 万,7 个月增长近 4 倍,这样的用户数量以及增长是什么概念呢?

与南瓜电影类似的是优爱腾这样同样以会员为主的视频巨头。长期以来,虽说视频三巨头,但优酷掉队严重,整个市场是爱奇艺、腾讯的两极战争。

从 2015 年的 " 自制 " 流行开始,最先开始发力的是爱奇艺。2016 年,爱奇艺付费用户达到 3020 万,付费用户增速达到 182.24%,打响了视频付费第一枪。此后,其付费用户达到 5000 万、8000 万、1 亿,增速下滑甚至回落—— 1 亿似乎是中国视频付费用户的天花板,腾讯视频当前的付费会员达到 1.14 亿,攀升同样艰难。

以此来看,当前的南瓜电影确实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其付费用户规模以及增速,接近乃至超过 2016 年快速崛起时的爱奇艺。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会员订阅制长视频播放平台,南瓜电影增长势头强劲。

近些年崛起并成为中国视频市场又一巨头的 B 站,最新的月均付费用户数达到了 2050 万人,同比增速为 53%。与之相比,付费用户接近它,付费用户增速超越它的南瓜电影以及南瓜电影背后的恒腾网络,显然更值得市场讨论与关注。

中国流媒体正在快速发展,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 47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在线视频用户数于 2020 年底达到约 9.268 亿,较 2017 年底的 5.789 亿增加约 60.1%。

在优爱腾、B 站、抖快用户增速回落时,南瓜电影与恒腾网络成为了中国流媒体的又一成长极。

用户增长的秘密

南瓜电影有何秘密,能实现用户尤其是付费用户的快速增长?

答案在恒腾网络的 " 恒 "、" 腾 " 二字。恒腾网络成立于 2015 年,背靠恒大、腾讯两大股东,去年 10 月,恒腾网络宣布以 72 亿港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开始涉足影视和流媒体行业,而南瓜电影正是儒意影业旗下的主要资产。

流媒体赛道上,巨头们早已短兵相接。南瓜电影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离不开恒大、腾讯两大股东筑起的 " 护城河 ",恒大、腾讯不断壮大的产业链生态资源和技术优势,持续为南瓜电影提供技术资源支持和用户引流。

一方面,恒大多元产业的数亿客户正持续转化为南瓜电影会员;另一方面,腾讯为南瓜电影持续提供技术支持。

恒大早已不再只是地产公司,而是涉足地产、汽车、旅游、体育、文创、消费等多个产业的多元产业集团,这样多远的业务形态能够为南瓜电影导流。去年 11 月,一场广州恒大与北京国安的中超焦点赛事中,恒大队员的胸前广告被替换成了 " 南瓜电影 ",PP 体育的开屏广告也有南瓜电影。

恒大的多元化业务成为南瓜电影用户增长的助推器。

内容永远是视频平台的支撑,视频平台用户的增长当然离不开背后的内容储备。而腾讯,正是从内容、技术等方面赋能南瓜电影。

今年 4 月,腾讯科技与北京晓明 ( 南瓜电影运营主体 ) 订立合作协议,两者达成深度合作,南瓜电影将获得腾讯视频独家版权的海量影视作品授权。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项长期合作,时间长达五年。

来自两大股东的支持并不是南瓜电影增长奥秘的全部,它的增长同样离不开儒意影业的内容支撑——腾讯视频的支持虽然较稳定,但也只是 " 输血 ",最终南瓜电影还是得靠自己。

近来,儒意影业成为了 " 爆款 " 制造机,比如春节档话题度爆棚的《你好,李焕英》等产品。未来,儒意影业将拍摄《西游记》、《海盗女王》、《动物世界》续等作品。

实际上,今年以来儒意影业就已储备近 30 部精品自制剧,其中 8 部已进入开机筹备阶段,其余项目也在稳步推进中,预计 10 月中旬开始陆续在南瓜电影独家上线。南瓜电影的用户增长,将得到持续的内容支撑。

不止于 Netflix

Netflix 可以说是全球流媒体平台的 " 王者 "。截至美东时间 16:00 收盘,Netflix 每股股价近 500 美元,市值 2213.64 亿美元,约 17173.86 亿港元。

中国流媒体领域,一直不乏 Netflix 的推崇者。但不断上涨的会员费,以及如影随形的亏损,都显示着它们的类 Netflix 之路走得并不顺畅。

Netflix 的奥秘在于会员和自制内容,会员费支撑平台运营与发展,自制内容支撑会员发展。而国内大多数视频平台采取的是 " 免费 + 付费 " 会员模式,无处不在的广告为用户所诟病;一度因激烈竞争而导致的版权费、制作费上升,使各平台自制内容成本攀升,盈利艰难。

与国内平台不同的在于,Netflix 挣的是全球用户的钱,用户基数大,能够最大程度地享受用户增加所带来的规模效应,分摊制作成本。对于国内的视频平台来说,类 Netflix 还远远不够,要想真的长远走下去需要既类 Netflix,又在 Netflix 之外找到其他路径。

恒腾网络正是如此。

与 Netflix 类似的是,南瓜电影采用的是全会员付费模式,会员订阅价格为 24 元 / 季,每月会员费 8 元;儒意影业为其带来自制能力,《致青春》《琅琊榜》等影视产品以及《你好,李焕英》等近期爆款的存在,足以证明了其制作能力。

" 上海儒意的成功往绩及强大的电影电视制片能力将持续为南瓜电影提供有力的内容支持,进而提高南瓜电影的会员数目及订阅收入。" 恒腾网络在最近的公告中提到。

与 Netflix 不同的是,在付费之外,恒腾网络还有其他的营收路径。

首先,是流媒体业务与恒腾网络原有社区及相关业务的互补。对于地产、社区和家庭用户来说,互联网社区服务与流媒体同样不可或缺,两者间可无缝对接和转化。

其次,上儒意影业带来的票房获利,仍然以《你好,李焕英》为例,这部上映 10 天票房超 40 亿元,最终收获逾 50 亿元的电影,为其带来了巨大盈利。

再次,与恒大、腾讯等多业态的联动,为恒腾网络带来了更多可能。恒大已通过控股嘉凯城布局影院,而儒意影业与影城的联动也将在预料之中;同时,恒大的童世界等游乐场,同样可以与恒腾网络联动,类似迪士尼影业与迪士尼乐园的运营模式。

2 月 18 日,恒腾网络宣布,将旗下儒意影业所持有的电影、电视剧 IP 授权给恒大旅游集团,双方将开展相关 IP 及衍生品的开发运营。

同时,腾讯旗下也有大量文创产业和 IP 储备,比如小说、游戏等,这些 IP 同样可以与恒腾网络联动,一方面为儒意影业提供 IP 支持,一方面可以将儒意影业的 IP 转化为游戏等形式。

从 Netflix 开始,恒腾网络的空间却不止于 Netflix。

结语

中国的流媒体业务已经从去中心化的巨头之争,走向去中心化的多方混战,来自不同背景的参与者们都想掘金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流媒体市场。多样化的参与者,为这个行业带来了多样化的竞争,当国外流媒体巨头还在扎堆会员与自制内容时,国内流媒体展现出了更多可能。

多样化的背景,同样为恒腾网络带来了多种可能。除了儒意影业和南瓜电影两者结合所指向的 Netflix 模式,恒大、腾讯也能够成为恒腾网络的 IP 增值器,打通它走向迪斯尼模式(影视到游乐园)、索尼模式(游戏到影视)等方向的多种路径。

当前 Netflix 市值已超 1.7 万亿港元,而恒腾网络市值仅约 700 亿港元,背靠全球最大的流媒体市场以及恒大、腾讯两巨头,恒腾网络显然还有更大增值空间。